亚青赛直播-

26日,阿富汗喀布尔机场附近发生

No Comments

亚青赛直播-

26日,阿富汗喀布尔机场附近发生

26日,阿富汗喀布尔机场附近发生爆炸袭击,已造成至少103人死亡,其中包括13名美军士兵。此外,爆炸还造成至少18名美军士兵和140名阿富汗人受伤。事件发生后,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宣称对袭击负责。美国总统拜登当天在白宫发表讲话称,已经下令制定计划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及其分支机构“呼罗珊省”的目标。

喀布尔机场当地时间26日发生爆炸。图源:外媒

多名阿富汗问题和反恐事务专家2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这场恐袭让美国二十年反恐战争退回了“原点”,阿富汗境内的恐怖势力根本并未如美国所说那样在其打击下被终结。同时,此次袭击让塔利班也面对尴尬局面,国际社会对其打击和驱离阿境内恐怖势力的意愿与能力的疑虑可能进一步加剧。

分析人士同时指出,尽管美国声称报复,但喀布尔机场袭击预计不会影响美国撤军的大方向。未来阿富汗将面临复杂的反恐局面,接掌政权的塔利班有望加大对“伊斯兰国”等组织的打击,但阿境内的恐怖极端势力可能制造事端,为阿和平进程增添麻烦,其和塔利班的关系将随着局势的变化变得更加微妙。

“美国二十年反恐战争,一夜回到‘原点’”

据路透社报道,喀布尔机场袭击是自2011年8月一架直升机被击落造成30名美军人员死亡以来,阿富汗发生的单一事件中美军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现场视频显示,机场边的一条水道周围散落着数十具尸体,一些遗体被捞出后堆放在一起,痛哭的平民正在焦急地寻找亲人。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刘中民27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喀布尔机场恐袭让美国在阿富汗二十年反恐战争退回了“原点”。拜登此前称,美国在阿富汗的反恐任务已经完成,但其军队还未完全撤离就遭遇了恐怖袭击,至少13名美国军人丧命,这让美国颜面大失,也说明阿境内的恐怖势力根本不像美国说的那样在其打击下被终结。

“喀布尔机场的混乱,其根源在于美国在战略和战术上的双重失败”,刘中民表示,美国在阿富汗的整个决策充满错误,从当年选择架空加尼政府同塔利班单独和解,到没有循序渐进地安排加尼政府和塔利班谈判,再到整个撤军安排的混乱无序,共同导致了当前的尴尬局面。

与此同时,这次袭击也让塔利班面临尴尬局面。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此前,塔利班对国际社会的一个重要承诺是不让阿富汗成为恐怖势力的基地,但喀布尔机场发生的事件显示出,塔利班在实现这一安全承诺上或许能力不足。

“这会影响阿富汗民众对塔利班的信任,质疑其管理和控制能力。国际社会对其持观望态度可能进一步加剧:国际社会或许会疑虑,塔利班到底有没有意愿和能力切断与‘基地组织’的联系,并对‘伊斯兰国’等组织进行打击和驱离。”他分析认为。

26日喀布尔机场袭击发生后,塔利班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在社交媒体发表声明称,‎“强烈谴责”此次针对平民的袭击事件,并指出袭击发生在美军负责安保工作的区域。穆贾希德表示,将密切关注当地民众的安保问题,“严防邪恶势力”。

“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是谁?“伊斯兰国”在打什么盘算?

此次喀布尔机场爆炸事件发生前,美国、英国等几个西方国家已经先后发出预警,喀布尔机场存在发生恐怖袭击的高风险,有很大可能“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正在试图发动袭击。爆炸事件发生后,“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IS-K)很快声称对袭击负责。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研究所副所长王世达2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分析说,此次“伊斯兰国”发动恐袭主要有两个意图。一是抢过塔利班手中“武装反美”的大旗,“‘伊斯兰国’始终把塔利班在多哈和美国谈判并签署和平协议视为塔利班对‘圣战’的背叛,近年来,它长期打着‘圣战’的幌子招兵买马,号召更多‘圣战分子’投奔其麾下。喀布尔机场爆炸是‘伊斯兰国’抢占‘武装反美’定位的最新动作,且规模空前,此事可能导致阿富汗境内的‘外来圣战分子’加速向‘伊斯兰国’靠拢。”

他同时表示,此刻正值塔利班寻求国际政治承认和经济援助的关键窗口。“伊斯兰国”发动恐袭的另一意图,是通过袭击显示出塔利班对美国和国际社会安全承诺的无效,削弱塔利班未来政权的合法性。

据媒体公开报道显示,“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是“伊斯兰国”活跃在阿富汗东部和巴基斯坦北部的分支,也被认为是阿富汗所有“圣战组织”中最极端、最暴力的一支,被认为和多起对医院、学校等公共场所的血腥攻击有关。

“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在阿富汗有多大势力,目前各方评估数据不一。据联合国安理会在今年6月的一份报告中指出,该组织经常在阿富汗楠格哈尔和库纳尔省活动,“核心兵力”大概有1500至2200人。但由于其组织结构去中心化,“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可以近乎“自治”的方式分组活动,总人数不能确定。

“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和阿富汗塔利班关系如何?英国BBC 26日报道称,“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曾吸收了很多从塔利班中脱离或叛逃的人员,因为这些人员认为阿塔不够激进。“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与塔利班目标不同,塔利班不寻求将“圣战”扩张到阿富汗以外,但西方乃至国际目标都在“伊斯兰国”希望攻击的范围内。

BBC称,“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和塔利班有严重分歧,前者多次指责后者放弃“圣战”,在多哈和美国举行和平谈判。不过,该组织同时被认为和塔利班旗下的激进组织“哈卡尼网络”有联系。目前,“伊斯兰国”在阿富汗的势力已同时成为西方情报机构和塔利班未来新政府的威胁。

“‘伊斯兰国’在战略发展目标上与塔利班和‘基地’不同,它一直寻求建立一个哈里发国家,把阿富汗作为这个哈里发国家中的一个省,名为呼罗珊。”刘中民表示,“伊斯兰国”一直在寻找安全脆弱、政治冲突严重的地方,喀布尔机场就成为他们眼下的目标。近期“伊斯兰国”也正在给塔利班的国内政治和民族和解制造麻烦,比如袭击阿富汗的哈扎拉族,打乱阿富汗和解进程。

阿富汗境内还有多少恐怖组织?反恐形势将走向何方?

袭击发生后,美国政府和军队多名高层人士表示,美国将继续完成撤离工作,阿富汗仍有大约1000名美国公民。与此同时,美国总统拜登表示,他已命令军方制订计划打击“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的领导人、设施等。

在过去12天里,西方国家已经撤离了近10万人。不过,他们承认,到拜登下令撤出所有部队的截止期限8月31日过后,仍将有几千人被留在阿富汗。但几个西方国家表示,大规模空运平民的行动即将结束。

多名专家一致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喀布尔机场爆炸不会改变美国撤军计划,美国可能会对“伊斯兰国”在阿富汗境内的势力进行一些“外科手术式”的空袭或打击,但随着军队和情报网络撤出,美国在阿富汗的能力已不足以匹配其目标,无法再像2011年击毙本•拉登那样打击“伊斯兰国”在阿富汗的负责人。

而尽管塔利班与政府军的大规模内战已经终结,但阿富汗仍然面临着复杂难测的反恐局面:朱永彪认为,喀布尔机场袭击可能刺激或激励阿富汗境内其他极端恐怖组织做出类似行为,该国混乱局势的不可预测性与风险进一步加大。

公开资料显示,在阿富汗境内活跃的极端暴恐组织有“伊斯兰国”残余势力、“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哈卡尼网络”、塔吉克族裔恐怖组织“安拉战士”、哈萨克族裔恐怖组织“哈里发战士”、车臣恐怖组织等。

分析人士指出,这些组织和塔利班的关系十分复杂——有合作关系,有受塔利班庇护,也有竞争甚至敌对关系。在当前形势下,大部分极端组织不希望出现塔利班与西方完全和解的局面,因此,他们和塔利班的关系会进一步复杂或变微妙,并可能借机制造更多麻烦

“塔利班和‘基地’、巴塔的关系一直是摆在该组织面前的一道难题”,刘中民表示,如果“基地”、巴塔和其他极端分子受到此次袭击鼓舞,也跟随其步伐,会让塔利班处在更加为难与尴尬的境地,一旦处理不当,既被指责没有兑现承诺,也会给未来阿富汗的政治和解进程埋下更多隐患。

王世达则认为,在此事件后,塔利班预计会加大对“伊斯兰国”的武装打击,在此前一年中,塔利班忙于和政府军作战,对“伊斯兰国”的武装打击曾一度基本停止。但未来,塔利班或通过打击“伊斯兰国”,以向区域国家证明自己是可依靠的力量。

他认为,总体来看,塔利班执政后,阿富汗恐怖袭击事件发生频率可能比前任政府时期降低。一是因为阿境内恐怖组织大都打着“反对外国存在”的旗号,美国和北约撤军后,阿富汗境内的外国目标减少,这个旗号已不太好使;二是预计塔利班对全境的控制力超过前政权,因此恐袭形势会相对缓和,但不排除IS等组织依旧会发动一些袭击。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kenangainn.com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